关闭

提示

首页 > 种子 > 正文

转基因不能产业化,对中国造成的十大严重伤害

信息发布者:jiayiwei
2018-08-02 22:12:30

图为华中农大转基因水稻实验田,品种为正在研发的富含花青素的水稻品种



下半年来,行业内传来的最痛心的消息是,两家国内知名的育种公司已经把转基因业务关闭了。几年下来烧了N个亿,终于扛不住了。


其中一家公司早在2000年后进入这个领域,当时以为中国会在几年内放开转基因产业化(除棉花外的),但直到今天,转基因产业化仍然没有落地。


在中国,企业关门一般不会得到同情,因为企业投资是风险自担,尤其还是做转基因育种业务的,不骂你一句“活该”就算好了。


中国推迟转基因产业化,固然有“舆论担忧”的考虑,但(据说)也有担心放开市场后竞争不过国外巨头。但谁能想到,拖不跨孟山都、杜邦先锋这样的巨头,却先熬死了中国的育种企业。敢“献身”转基因育种的中国公司本来就少,剩下的几个公司恐怕也岌岌可危了。


这个领域,原来比大家想象得要乐观得多。21世纪初,中国曾经被认为是在农业转基因领域最有竞争力、最有发展潜力的国家。中国转基因研发的起步时间并不比美国落后太多,在2000年后,中国在农业转基因应用的三个重要领域都取得了成果——转基因抗虫棉、转植酸酶玉米和抗虫水稻,分别对应纺织纤维、饲料和粮食,国际上能有这样成就的国家也屈指可数。


即使按照一种“谨慎”但只要正常的监管节奏,转基因玉米和水稻在2008年获得安全证书后,最晚于2010年也应该被批准商业化。可以说,中国的转基因商业化被搁置了10年并非夸大之辞。这10年中,已经不能用“谨慎”来形容,只能说是常人无法理解。


转基因迟迟不能产业化,对全社会造成的损失,肉眼可见。

 

一、转基因不能商业化,每年经济损失至少600亿


根据北京大学黄季焜教授的调查研究,以1999-2001年为例,种植每公顷转基因抗虫棉比种植普通棉花能多为农民增收1857元,以2001-2003年对转基因抗虫水稻实验田数据为例,每公顷大概能增收840元;根据上面的数据,转基因棉花一年能为中国增收11亿美元,估算转基因水稻一年能为中国增收41亿美元(按当时算大概300亿人民币)。


△ 转基因棉花实验田


黄季焜教授还做了研究,如中国能商业化抗虫转基因玉米,预计能为玉米增产2.4%到7.7%,以虫害一般年份为例,每年能为中国增收386亿元。


大家只看到转基因棉花已经被种植,其实还不知道,由于整个转基因产业化环境变差,中国科学家研发出来双价转基因棉花也无法被批准种植。


综合来看,由于转基因水稻和转基因玉米都无法商业化,中国仅此两项每年都白白损失至少600亿元。


考虑到转基因产业化收益中有将近一半是直接为农民所得,转基因不能商业化,等于是人为地剥夺了中国最穷的一部分人多挣钱的权利。


二、转基因不能商业化,让社会认知陷入混乱


作为新生事物,有人质疑是很正常的,但像转基因这样被妖魔化,美国没有,欧洲也没有。转基因话题已经变成亲友同事中的敏感话题,谈多了就伤感情;在任何一个微信群里,一谈到转基因就吵起来;在网络上任何一篇关于转基因的文章后面,评论里都是乌烟瘴气的。


转基因的网络传言中,绝大部分是谣言。一个奇怪的现象是,制造谣言按理说是违法的,中国政府也处理过一些造谣者,但唯独转基因谣言的制造者十多年来都安然无事,政府已经到了“投鼠忌器”的程度。


支持转基因的一方,苦苦展示“科学证据”,但质疑者大部分看不懂这些,他们更喜欢看政府的态度。而国家在转基因产业化方面的迟疑,实际上给了质疑者很大的心理暗示,越是不产业化,好像其安全性越有问题。


但另一方面,中国虽然自己不允许转基因产业化,每年却进口几千万吨的转基因大豆和玉米。能进口却不能种,更让很多人搞不懂转基因究竟有没有问题。


三、转基因不能产业化,影响科学的普及


转基因只是现代科学技术的一种,说白了,它和航天工程、生物医药、互联网等技术一样,都是遵循科学发展规律自然产生的,但在中国变成了特殊事物。


转基因被妖魔化,有科普不及时的原因,现在这种妖魔化,已经反过来影响到科学的普及。各种关于转基因的谣言、阴谋论满天飞,世界卫生组织、世界粮农组织、欧盟食品安全局、美国科学院的声明统统视而不见,在所谓的“反思科学”的声音鼓动下,民众甚至对科学本身也产生了质疑。


政府一直鼓励科学家出来做科普,转基因领域的少数科学家也认为自己有这个责任,但是科普了几年,发现并没有太多用处,所以科学家又只好沉默了。


实际上,只要转基因产业化,各种谣言和阴谋论不攻自破,哪有借转基因话题来反科学的空间。

 

四、转基因不能商业化,让中国的部分转基因研究成果打水漂


中国曾经在转基因领域雄心勃勃,“863计划”产出了一批成果,但很可惜,其中一部分有应用价值的成果,束之高阁十多年后,已经不复当年的价值。


如果把转基因研究大体分为两段,一段是基础性的对作物生长规律的探索、基因功能研究,另一段是品种的培育,基础研究必不可少,但品种培育却无法“保值”,而且更新换代很快。

以手机打比方,有企业研发出了指纹识别,这在今天是很新很实用的技术,但是如果这个技术不用,放个5年8年呢?很可能就一文不值了,因为那时候会有更好的技术。


中国在2005年前就研发成功了抗虫水稻、植酸酶玉米,结果一放十多年,植酸酶玉米的市场价值到今天已经大打折扣,而一旦其它公司找到了效果更好的抗虫基因,那些过去的抗虫品种同样会失去竞争力。


所以,现在有些人说“研发上要加强,但不要产业化”的观点非常外行,转基因研究不是搞数学和天文,它就是一项实用技术,不产业化的研发是没有价值的。

 

五、转基因不能商业化,已经影响到政府形象


中国政府既讲究“依法治国”,也讲究“科学决策”,但在转基因领域,这两者都不灵。按理说,已经经过转基因安全评估的转基因品种,即意味着它在食用和环境上都安全了(如果不安全就不能发证书),但是下一步理应考虑让它商业化。一两年不能商业化,可以说是政府还在权衡,还在立法,十年了不能商业化,有人就会认为是政府不作为。


中国政府立项了“863计划”,“重大科技专项”,而其中转基因项目也产生了很多成果,但由于无法产业化,导致公众以为是科学家没有做出成果,以为是政府的钱白花了。实际上,中国的转基因水稻技术全球领先,转基因玉米也有多个成熟的品种,它们均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但光放在实验室里,谁知道呢?


此外,政府每年的一号文件都提出要重视农业问题,甚至还专门提到过要发展农业转基因技术,但这么多年来光打雷不下雨,人们会想,政府的承诺还有效吗?


由于转基因产业化是需要“人为阻止”,所以政府相关部门不得不找各种理由延缓国内外研究机构的品种实验和审批工作,成熟的产品不能推,一些科学家也只能做重复工作。在外人眼中,中国政府到底有没有担当,有没有尊重科学的精神,他们很怀疑。

 

六、转基因不能商业化,损害中国生物领域的长远竞争力


曾经有个专家对我说,中国人特别适合搞生物技术,中国不仅基础科研人员多,市场潜力大,而且像搞组织培养这种既细腻又枯燥的活,中国人就特别擅长。


在21世纪初,中国已经初步建立了农业生物科研体系,并且有了一些重要的科研成果,在转基因领域一度被认为有望追上美国,但由于成果无法产业化,科研成果实际上并没有得到市场的检验,发再多的论文也没用(直到今天,中国在转基因领域的SCI论文数量也还是仅次于美国)。


△ 全球转基因水稻专利申请量前5名中有4名都是中国的科研机构。出处:昆明理工大学李昂,2017年《基于专利情报分析的转基因水稻研究》


转基因产业化的另一个弊端是影响人才培养。业内一位做转基因育种的科学家表示,很多学生都不愿意读他的研究生和博士,因为他做出来的品种无法应用,学生跟着他做科研不仅发不了论文,将来就业也成问题。


中国自己培养的一些人才也只能外流。现在去孟山都、杜邦先锋等跨国公司看看,很多科研人员都是中国人,哪怕是很小、很偏远的研究站,都有中国人(或者华人)的身影,其中不乏中国自己培养的博士生,他们在国内没有就业机会。


此外,“光研发不应用”,导致做转基因研发的科研机构和公司只有投入没有市场回报,虽然他们也能争取国家的转基因专项资金,但这些资金的使用属于一个萝卜一个坑,这些机构无法像孟山都、杜邦先锋那样从生物技术的长远发展进行布局。同样,不能产业化也就不能吸引社会资金投入,仅靠国家投入根本不够。推迟转基因的产业化,不仅不会让中国企业赶上国际巨头,而且差距会越拉越大。


 更不用说,生物技术领域发展很快,中国的转基因技术还没用起来,那边基因编辑、合成生物学已经如火如荼。如果转基因都不能产业化,基因编辑的成果何时应用更是没有答案。

 

七、转基因不能商业化,严重影响科学家的科研积极性


在此直接引用中国工程院院士、食品安全权威科学家陈君石2013年的话:“假如转基因技术不能被商品化,那么对研究团队,对同行科学家继续从事这个领域的研究是非常沉重的打击。‘重大专项’中从事农业转基因技术的的科学家少说有400多人,这400多人中相当一部分是顶尖的,他们发表的论文也够了,职称也到头了,他们只想把成果转化为生产力——小平同志教导我们,科学技术要转化为生产力,这是科学家的根本任务。如果转化不了我还做它干嘛?”


中国转基因领域的众多顶级科学家,都是在改革开放后出国留学的,当时生物科技是最热门的学科,他们学成技术后,原本可以呆在国外,有更好的科研条件,还能拿高薪,但还是怀着抱效祖国的愿望回国了。如今,同样是列入863计划,搞“两弹一星”的科学家被称作“民族英雄”,成就、应用价值都不逊于“两弹一星”的转基因领域科学家却被某些网民称为“汉奸”,这公平吗?


转基因领域的很多科学家做了一辈子农业科研,他们毕生的心愿就是希望自己的科研成果能造福人民,如果科研成果不能商业化,死不瞑目。

 

八、转基因不能商业化,进一步牺牲了中国的生态环境


众所周知,近四十年来,中国在耕地上使用了太多的化肥和农药,水土环境都在恶化,通过转基因技术,原本是可以降低农业染污的。根据上述黄季焜教授的研究,每公顷转基因棉花能减少农药使用34公斤(减少70%左右),平均每年减少农药使用量14万吨!而在转基因水稻上,每公顷能减少农药使用量17公斤多(从约20公斤降低到2公斤多),如果以种植2000万公顷的转基因水稻来算(中国实际水稻种植面积2900多万公顷),平均每年能减少农药使用量34万吨!


此外,多年来,中国东北的黑土地退化严重,某些地区土壤中的有机质含量从开垦时的8%至10%,下降到近年的3%至5%(2016年11月01日《半月谈》数据),黑土地退化的原因之一就是土地不断翻种,得不到休养,如果能用转基因技术结合免耕、轮作,通过提高产量降低耕种的密度,就能在一定程度上保护耕地。这一点,实际上不仅对于东北很重要,对于中国其它的耕地也非常重要。

 

九、转基因不能商业化,牺牲了农民的生命健康


在城里人看来,农业种植是田园牧歌式的美好,但在农民那里,种田不仅是汗滴禾下土,还要付出健康的代价。由于农民缺少话语权,农民打农药中毒事件也被报道得很少。


在种植转基因抗虫棉之前,中国每年有数百农民因为打农药中毒身亡,转基因棉花的应用,直接挽救了成百数千农民的生命!


水稻、玉米打农药的情况要比棉花“轻”一点,但中毒情况也时常发生。根据东南大学张徐军2009年的调查,在有效回收的910份调查表中,急性生产性农药中毒87例,中毒发生率为9.6%。宁夏医科大学郭忠琴2010、2011年对2919人的问卷中,297人发生过农业伤害,发生率为10.2%。如果抗虫、耐除草剂的转基因作物能够广泛应用,能大幅降低农药中毒发生的概率。


有媒体报道,东北、陕西存在偷种转基因玉米的情况,偷种当然违法,但是,如果能让作物增产,还免去打农药的痛苦,换你是农民,你也会买这样的种子。


全社会都说要对农民好一点,要解决三农问题,但是对于唾手可得的能保障农民生命健康、提高农业收入的技术却不用,真是匪夷所思。

 

十、转基因不能商业化,牺牲了消费者的食品安全


众所周知,农药残留是中国食品安全的主要问题之一。根据官方的报告,目前农产品农残“检测合格率”已经挺高(96%以上),总体来说安全性有保障。但是,“检测合格率”不能完全反映农药残留的真实现状,因为中国农药存在“隐性添加”的问题。


2015 -2016年,浙江省农药检定管理所联合省化工研究院针对农药隐性成分情况进行监测。截至2016年11月,共筛查农药隐性成分 650余批次,检出隐性成分63批次。


从检出结果中,农药各类别中,杀虫剂中违法添加隐性成分现象非常严重,除3个农药助剂、2个杀菌剂外,检出含隐性成分杀虫剂58批次,共占检出样品的 92.1%,违法添加的隐性成分添加量从0. 1% -23.8%不等。


这些添加的隐性农药基本是已经淘汰或禁限用农药,自然不会列为检测项目,很有可能并不会反映在农产品的检测合格率上。


有些人会说,那我吃绿色、有机食品行吗?实际上你多付了钱,但未必更安全。有机农业可以用“生物农药”,但生物农药也是隐性添加的“重灾区”,比如上述研究中,发现苏云金杆菌、阿维菌素、甲氨基阿维菌素、棉铃虫核型多角体病毒等生物源农药检出含隐性成分48批次,占检出样品的76.2%。因为“生物农药”使用起来有很多限制,效果不好的时候,那肯定要加点药啊。


如果中国推进转基因产业化,转基因水稻、玉米至少可以减少70%以上的农药使用。虽然目前水果蔬菜上转基因品种并不多,但如果产业化环境转好,研发出抗虫、抗病的转基因蔬菜、水果也完全可能。


转基因抗虫玉米还能通过抗虫而减少虫咬,从而避免发霉,根据实测,抗虫转基因玉米和常规玉米中黄曲霉毒素的残留量相差上百倍,而黄曲霉毒素是强致癌物。


△ 常规玉米很容易被虫咬并长霉


有些人总是担心转基因食品对健康危害,但这种担心目前还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而农药残留对健康的危害清清楚楚,而且还不断有新研究出来,比如7月《Environmental Health Perspectives》上的一篇最新论文显示,以小鼠为实验对象,长期摄入低水平的常见混合农药——即使是不超过每日耐受量,也能引起小鼠的代谢问题,且雌雄有差异。


 


最后回答两个常见问题,一是转基因产业化算不算“不尊重民意”?当然不算,实际上,大部分中国人对转基因食品的态度是有疑虑,是一种中立立场,而不是反对。根据某机构2017年一项监测数据显示,对转基因持中立立场者占到了49%,支持者占23%,反对者占28%,该监测涵盖微信、微博、知乎和百度知道四个平台,监测声量达62万余条,触达人次为1500万。有部分人反对转基因产业化很正常,但政府的决策需要以科学为基础。


△ 2017年转基因舆论监测结果


另一个问题是,转基因产业化会不会导致中国的“种子权”被国外掌握?这种担忧是客观存在的,但中国在转基因研发和育种上并不弱,最重要的是,在中国最可能产业化的转基因水稻、抗虫玉米上,都有自己的专利。简而言之,中国在转基因领域的实力是全球第二,如果一个领域只有做到全球第一才能用,那中国就啥也不用搞了,包括手机、生物医药、人工智能、高端制造,统统都可歇菜了,因为这些领域中国连第二都排不上。


再换个角度,你以为不搞转基因,常规育种就都是中国自己的吗?天真哪,常规育种也是国外大公司领先好不好!如果搞转基因,中国还有希望扳回一局呢!


好在中国政府把转基因抗虫玉米、大豆的产业化纳入了“十三五计划”,2020年前至少需要完成转基因玉米产业化的目标,我们拭目以待。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网友评论
声明 本文由农村链(易村客)注册会员上传并发布,农村链仅提供信息存储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农村链立场。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